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邓稼先舍家为国一走就是28年回来一年后在妻子的怀中与世长辞

  发布于 2022-08-09   阅读()  

  中讲述了“相遇”的故事,从事研发相关工作的高远舍小家为大家,同未婚妻方敏不告而别,此部电影取材于现实,在那一代科研工作者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他们从事高度保密的工作,一旦进入沙漠,便意味着半生与世隔绝,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等待,但正是像电影中方敏所说的

  许鹿希女士是中国“两弹元勋”邓稼先先生的爱人,1958年, 邓稼先进入西北戈壁秘密研制,28年间,他人间蒸发,生死未卜,但夫人信守离开时的诺言,用近三十年的时间盼到他回家,谁知等来的仅仅是6个字,相爱之人刚刚聚首又面永别……

  邓稼先,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中国核武器研制工作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他为中国的核研究事业贡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而他的爱人,许鹿希女士,她是我国的著名学者,同时,她也是一个默默等待丈夫28年的女人。

  许鹿希,1928年生于上海,她的父亲许德珩是九三学社创始人,她的母亲劳君展曾是居里夫人唯一的中国籍女学生,许德珩同邓以蛰,也就是邓稼先之父是挚友,所以许鹿希和邓稼先可说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邓稼先大许鹿希4岁,他读书期间有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之后,战事吃紧,他转去昆明西南联大读书。

  联大毕业后,邓稼先辗转至北大物理系担任助教,在这里,他和正在北大读书的许鹿希再次相遇了,当年的玩伴如今长大成年,一个青年才俊,一个北大才女,两人之间很快就擦出了爱的火花,但受制于时代背景,他们两人的爱情之路从一开始是就充满曲折。

  当时正值战争年代,和广大热血青年一样,邓稼先并不满足于整日在三尺讲台之上担任一名助教,他所追求的是救国兴邦,作为一名高学历知识分子,他希望能通过科学救国的方式来为国效力;1947年,他赴美留学,攻读物理学研究的相关学科,在解放前夕,他毅然决然地去往异国他乡,只留下一句“将来国家建设需要人才,我学成后一定回来!”从此,留给爱情萌芽的只有无尽的等待。

  邓稼先进入美国普渡大学学习,他学习刻苦认真,勤钻研多探究,所以仅用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就获得了博士学位,那一年,他26岁;在获得博士学位9天之后,他毅然选择回国,离开当时科研和生活条件优厚的美国,投向战后满目疮痍的祖国的怀抱,1950年,游子又回到了故乡,开始投入到中国近代物理研究中,为原子核物理理论研究工作开创了崭新局面。

  同时,许鹿希从北大医学部毕业,投身于医学事业之中,两人于1953年结婚,正式地结为夫妻,但这不过是个开始,对于他们来说,若要长相厮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爱情的开始,总是甜蜜,但未来的日子,难免会有苦涩。

  两人在结婚后的一段时间如胶似漆,他们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两人相约一同去颐和园看菊花展,但因为工作,到时已经关闭展室,但邓稼先知道妻子喜欢菊花,跟工作人员软磨硬泡,最后竟然还延长了时间,邓稼先有情,许鹿希有意,天造地设的一对妙人却在之后的日子里尝尽艰辛。

  1958年秋,钱三强等人找到邓稼先,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的研究,心怀报国之志的邓稼先自然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在他34岁那年,他被任命为中国研制第一枚的主攻专家,于大家,科研事业迎来了新的希望,于小家,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不说缘由就离开了,把年纪尚小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留给了他的妻子,这一别,就是28年。

  在收到上级通知的那个夜晚,夫妻两人躺在床上,邓稼先默不作声,许鹿希知道,丈夫有心事。这一夜,两人无眠直到天亮,眼瞅着太阳就要爬上来了,邓稼先才开口对妻子说:“希希,我要调动工作了”,仅仅这一句,不说做什么,也不知道去哪,甚至连一个通讯地址都不能留下,“如果我在这项事业中遭遇不测……”“别说了,你放心去,家里有我,你要照顾好自己”。天亮后,他们在一起拍了一张全家福,从此,邓稼先从世界上消失了,他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曾经每天定点去上班的邓先生却整天不见人影,邻居们纷纷猜测他是不是升了高官,抛妻弃子;孩子们也总是追问爸爸去了哪里,但答案只要一个“他去远方出差了,快回来了”,可孩子们不傻,一天两天可以等,一年两年可以等,但直到他们成年,都没能等到爸爸回来。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爆炸成功。许鹿希好像猜到了丈夫在做什么,她看见希望了,他很快就要回来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他并没有回来,1967年,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这下他应该会回来了吧。但令许鹿希失望的是,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她没日没夜操劳的日子才刚刚开始,除了要照顾一家老小,还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在人体解剖学和神经解剖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当中,多年来,她在医学上的多个领域,先后发表论文数十篇,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时光如梭,岁月漫长难抵热爱,28年后,邓稼先回来了,但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伙子了,他因为收到核辐射,在回家的时候身体已经十分虚弱。造成核辐射的原因来源于七十年代末的一场实验事故,飞机空投下氢弹时发生了意外,降落伞没有在指定高度打开,导致核弹直接从高空落在地上,不知所踪,但他知道必须要在这沙漠中找到它,弹头中的钚239辐射可以要了这沙漠中所有人的命。在找到氢弹的那一刻,为第一时间判定情况是否可控,他徒手拿起了核弹碎片,这一个举动,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

  1985年,邓稼先终于回到北京,他同许鹿希在医院的病房中再次相见,当年英俊强壮的小伙如今已经成了奄奄一息的头发花白的老人,核辐射让他迅速地衰老,严重缩短了他的寿命。28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永别。

  1986年7月17日,邓稼先在病房中,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2天后, 7月29日,邓稼先与世长辞,享年62岁,在他离开前,他躺在妻子的怀里,开口对她说了一句“希希,苦了你了”,随后,邓稼先先生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对许鹿希来说,这一句已经足够,他们之间的爱情之火将永不熄灭。

  邓稼先先生去世后,许鹿希女士选择仍然住在两人曾共同生活的老房子里,房子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建筑,七十多年过去了,这样的房子很难再住人,但许鹿希女士从没离开过这里,她在这间房里守着他们的爱情,她等待着,有一天,邓先生能够推门而入,对她说上一句“希希,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