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产品下载

“反诈胡”和他的战友们 用“三道防线”牢牢守住群众财产安全

  发布于 2022-08-09   阅读()  

  乍听之下,您恐怕十有八九会以为我要介绍的是一位麻将高手,因其对于“诈胡”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极其不屑一顾,因而成立起一个类似“向诈胡开炮”的某个联盟,抑或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诈胡运动……

  在可能产生根深蒂固的歧义甚至误会之前,我想自己有必要进行郑重澄清:故事的主人公乃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三处胡博警官,因执着坚守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岗位上,且战果丰硕,故而有了“反诈胡”这一绰号。

  研究生学历的胡博今年三十六岁,短发、戴一副近视眼镜,见到熟识的人总是笑眯眯的,文质彬彬的样子很难让人将其与影视剧中雷厉风行的刑警联系起来,不过在见识了他的真实工作与生活状态之后,我们便会恍然大悟。

  中午12点40左右,一手接电话,一手端着饭缸的胡警官准时出现在单位餐厅:“喂,你好你好,你是咱工商银行……师傅,看着打吧,还有啥菜就打点儿啥…喂,我想跟您协调一个案子……”

  晚上9点多,妻子的电话打过来:“老公,还没忙完啊?儿子一直嚷嚷着要找你!啊?还要加会儿班呀!哎哟,算了,我就知道是这样,给你留的饭在锅里,待会儿回来自己热了吃吧!”

  自胡警官2012年分配至刑侦局三处负责全市打击防范电信诈骗违法犯罪工作以来,如此这般的对话循环往复,随着近几年“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的成立与高效运转,他废寝忘食的状况愈演愈烈,乐观的他笑称这才是自己“常态化的作息规律”。

  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成立于2017年,专门针对全市网络赌博、网络色情、网络传销、网络投资类等新型犯罪活动开展广范宣传、预警劝阻、研判打击工作,其中由胡博等业务骨干全权负责的96110预警专线和“三方接警”紧急止付专线声名显赫,其因强大的“以快制快、以专制专”工作模式成效显著而广受上级领导和受害群众赞誉。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联合区县反诈中心通过电话、短信及上门等多种方式预警劝阻受害群众,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发案和群众经济损失。

  如果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比作“病原体”,反诈宣传工作便犹如皮肤和粘膜所组成的人体第一道防线;及时有效的预警劝阻工作则可类比为由杀菌物质和吞噬细胞所组成的人体第二道防线;一旦电信网络诈骗案发,研判打击环节所发挥的作用不亚于来自由免疫器官和免疫细胞所组成第三道防线的强大功能。

  大三学生小章是东北人,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滞留老家进行线上学习,虽然校园生活变得虚拟,不过他得以与母亲相处数月时光。四月的某天,小章几经删改、向“西安反电信网络诈骗”公众号后台发送了一篇长文:我是一名大学生,万分感谢胡警官,如果不是去年秋天有幸在学校听到他的讲座,我们家可能就真的倾家荡产了……

  原来小章父母早年离异,他跟着母亲相依为命,为了不让自己受委屈,母亲从未动过改嫁的念头,自从儿子远赴西安求学,年过半百的母亲一人留守家中难免生出孤寂之感。一个偶然的机会,或者说鬼使神差的,她与一个主动加她好友的陌生男子成为微信好友,两人通过语音电话传情,数周的耳鬓厮磨过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对方发送过来的照片显得成熟稳重,母亲很快便深陷其中。不久,深情款款的男友提供了一个可实现共同致富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投资项目,为了让儿子衣食无忧,也为了讨男友欢心,母亲陆陆续续地投进三十几万。原本令母亲雀跃的小确幸是波澜不惊的,可惜在提现环节杀出个程咬金,需要另外支付20%的手续费,借遍亲戚朋友的她遂在男友点拨下催促儿子贷款。

  猛然想起“反诈胡”曾经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给全校师生所安利过的“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小章细思极恐,镇定下来后他一边安慰受挫的母亲,一边按照胡警官教过的办法实施自救,通过拨打96110预警专线,他再一次笃定了母亲被骗的事实,小章果断报警,最终警方为他们家追回了部分被骗资金。

  对于反诈中心而言,“5.17电信诈骗宣传日”是每年忙到飞起的日子,中心总会组织民辅警走向街巷、广场、社区等基层,通过宣传展板、视频、文创产品等不同形式向老百姓普及反诈知识。

  “反诈胡”名不虚传,电视台、广播电台、报刊杂志等等媒介他都挨个上了个遍,用他自己调侃的话说——我经历的场面那可多了去了!他说自己最初也是紧张到手足无措,不过随着宣传经验的日趋丰富、宣传技能的逐步成熟,他也能应付自如了,最重要的是每当收到群众因为听了他的宣传而如梦初醒的反馈,他觉得自己再累都值得。

  “‘反诈胡’现在不光嘴皮子厉害,而且已经培养了好几个徒弟了!现在他可是我们处的名人,要采访可得排队取号呀,哈哈!”

  说这话打趣的是时任刑侦局三处的主管副处长马志云,作为西安市公安局“老八处”曾经的精兵强将,他于时时处处进行言传身教,将英勇顽强、锲而不舍的刑侦精神传递给了新一代的年轻刑警。

  为了持续推进反诈工作,案件高发期间,反诈中心同志们吃住在单位,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战斗中,功夫不有心人,这支光荣的团队破获了一起又一起影响力较大的电诈案件。

  “您好!这里是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我们刚才监测到您接到了一个疑似诈骗电话,在这里提醒您不要上当受骗,千万不要汇……”

  “你谁呀?我看你才是诈骗犯吧!”滴滴滴,对方啪的一声挂掉电话,听筒里传来连绵不断的忙音。

  打电话的是反诈中心的辅警卞博龙,他说这种还算客气的了,自己刚接触预警劝阻工作那会儿,有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当时他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堂堂八尺男儿,谁受得了这种责骂呀?

  那会儿博龙还是个愣头青,当真有辞职走人的打算,多亏了“反诈胡”苦口婆心地安慰与规劝。与此同时,在师傅的耳濡目染下,他也学会了“苦口婆心”这一招儿。

  后来,再遇到言辞犀利、生冷蹭倔的主儿,博龙都会呷一口茶,抿嘴的动作过后,肚里的火也就熄了,当然这也是拜师傅所赐;平静之后,他会按照师傅传授的“以柔克刚”路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向对方申明自己的立场及善意,再凌厉的狠人,言语也会柔软几分,最终都会忙不迭地感谢公安机关的善意提醒。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如今的博龙已在预警劝阻的工作岗位上坚守了近四个年头。

  “事中拦截属于我们反诈工作的第二道防线,有什么不清楚的,尽管请教你们胡哥好了!”

  说这话的是博龙的“师公”贾焘大队长,话中的“你们”是刚从警校分来的大学毕业生。在公安机关,“传帮带”是一条不成文的优良传统,当初就是贾大队手把手地带领“反诈胡”入行,从调取分析银行交易流水,到研判分析涉案服务器所在地,以及侦查取证等等,“反诈胡”从一点一滴学起,逐渐成长为西安反诈领域的一名排头兵。

  说起预警劝阻工作中最让他记忆犹新的画面,“反诈胡”打开了话匣子,他说去年新冠疫情期间,有人趁火打劫,在网上通过兜售口罩、测温枪等防疫物品的方式实施诈骗,疫情肆虐,深陷恐慌的普通大众警惕难免降低,并随之丧失了部分辨别能力,因此涉疫情类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时有发生,为此他和战友们日夜奔忙,逐一对每个可能受害的群众进行规劝与提醒,半夜12点前从没有人休息。每当得知有人因为警方预警电话的提醒而悬崖勒马时,成功的喜悦总会冲淡所有的辛劳与汗水,那一刻的反诈中心似乎被一抹璀璨的温暖光晕所笼罩,一下子驱走了疫情所带来的低迷气氛,那一刻每个人都能从战友的眼神里读出刑警生涯的终极意义和深刻价值。

  随着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刑事犯罪中所占比重的进一步提升,压在“反诈胡”和他的战友们身上的担子愈加沉重了,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开启二十四小时不打烊模式,竭尽全力做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的守护天使。

  2018年春,一起网络黑客盗窃虚拟货币大案震惊全国,受害人个人电脑疑似遭到非法攻击,因而大量比特币、以太坊毕等虚拟货币被悉数盗取,市值上亿元。尽管嫌疑人网络技术超群,最终还是被西安市公安局反诈中心的睿智警探一网打尽。

  为破获该起新型网络技术黑产犯罪案,“反诈胡”和他的战友们迎难而上,在最短时间内恶补网络科技领域相关知识,先后调取三万余条线索信息,在查清虚拟货币流向后,辗转奔赴全国多个省市排查分析,行程2万余里。最终经过三个月不懈努力,反诈先锋们兵分三路赶赴三地,将3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

  提到这个案子,“反诈胡”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说这都归功于自己的另一位战友卫元祥,他才是整个中心的幕后高参。元祥同样生于八十年代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双学位毕业,作为业务骨干,他无异于反诈中心技术顾问,这一切都离不开他数年如一日的苦心钻研。通过埋首苦读,元祥不但将软件开发技术、网络攻防技术、网络情报收集技术、网络犯罪侦查取证技术等专业技术掌握透彻,还将所学慷慨授予中心其他战友,促使反诈中心整体业务水平得到迅猛提升。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为了紧贴实战,反诈中心总能及时感知最新网络技术发展,并与时俱进,给予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犯罪分子当头一棒,既而通过抽丝剥茧、步步为营,最终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团灭“。

  今年元月,西安市高新区某公司会计遭遇电信诈骗,嫌疑人在网上伪装成其公司领导,并通过创建QQ群的方式要求该会计转账汇款,共诈骗70余万元。得知上当受骗后,西安市、区两级反诈中心果断出击,第一时间完成止付,迅速冻结被骗资金,在最短时间内为受害企业挽回了全部经济损失,再次彰显了西安公安机关的反诈能力和水平。

  提及此案,“反诈胡”并不欣喜,反而面色凝重,他说很庆幸这家公司幸免于难,然而还有很多受害者被骗得家破人亡,反诈之路任重而道远!由于属于非接触性诈骗,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嫌疑人往往将服务器架设于国外以逃避侦查打击,疫情当前,尤其是国外疫情肆虐,跨国抓捕犯罪嫌疑人面临客观困难,“反诈胡”说这种情形不容乐观,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天下无诈,大家都能平安喜乐!

  “‘反诈胡’?别逗了,这人可有点傲,上次我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我,气得我扭头就走!“外单位一个同行吐槽。

  “哎呦,这可太正常了,他脑子里除了反诈还是反诈,我经常喊他,隔了十几秒后他才答应,他说不好意思,你说啥,我刚才想事情呢!“战友小李忙不迭地帮”反诈胡“解释着。